P020160107352762329831.gif
elogo.jpg
 ·俄罗斯经济专家:中国发展是世界的机遇  ·第二届俄罗斯格拉祖诺夫国际音乐大赛中国启动  ·俄罗斯患儿接受"中西医结合"脑瘫治疗  ·国际北极论坛亮相俄罗斯"北方之都" 中国代表团成亮点  ·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事闫文滨出席第十八届俄罗斯远东农业食品博览会开幕式  ·驻喀山总领事吴颖钦拜会俄罗斯外交部驻喀山代表  ·外媒:约70%俄罗斯人将参加2018年俄总统选举投票  ·俄罗斯清理2.3万余个宣扬极端思想网页  ·俄罗斯武装力量计划扩充至190余万人  ·遂宁五旬三轮车夫爱写诗 曾在俄罗斯总统服务中心打工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俄经贸网2013 > 经济数据 > 正文

俄罗斯"远东大开发"能成功吗

2016年11月21日 10:16   来源:西宁晚报   

  为吸引人们在人烟稀少的远东地区定居,增加人口和振兴当地经济,今年4月,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一项法令:每位愿意搬到远东地区生活的公民,均可免费获得1公顷土地。据美国《大西洋月刊》报道,该政策从6月1日起正式实施。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俄罗斯希望通过此举充分利用远东地区未开发的潜力。俄罗斯官员称,该计划可能使俄罗斯人口增加3600万。不过,这场慷慨的“远东赠地运动”,前景似乎不被看好。

  远东地区大量土地待开发

  在天寒地冻的俄罗斯远东地区,得到一块土地可以做什么?

  在西伯利亚滨海地区经营农业企业的马丁·泰特的答案是种地。在这位娶了俄罗斯姑娘的新西兰农民看来,该地区与美国大型粮食产区明尼苏达州南部及艾奥瓦州北部纬度相同,气候也类似,非常适合种植玉米和大豆。

  此外,由于邻近中国,这里的农产品贸易有着巨大的商机。最近,海关检查站已决定扩建6条通道,其中两条是生鲜产品专用通道。2014年,卢布对美元贬值推动了俄罗斯农业的发展,肉类和油籽生产商大举投资,农业出口增长。今年早些时候,俄罗斯与中国的农业贸易从逆差转为顺差。

  “俄罗斯远东地区的耕种业正在复兴。”泰特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还有大量土地等待开发。”

  据英国路透社报道,近年来,西伯利亚近海地区农业发展迅速,大片曾经是荒野的地区种上了大豆,只不过其中许多被中国农民租种。中国投资者还复耕了兴凯湖附近自苏联解体后被忽视的大米种植区。美国广播公司报道甚至认为,在未来几十年里,中国人可能成为该地区占主导地位的群体。

  这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地广人稀关系密切。据《大西洋月刊》报道,远东地区从西伯利亚延伸到阿拉斯加附近的北极地区,约1010万平方公里,约占俄罗斯国土面积的近1/3,相当于中国面积的2/3。但只有740万人生活在这里,仅相当于俄罗斯人口的5%,远远少于邻近中国省份的上亿人口。

  为吸引人们在人烟稀少的远东地区定居,增加人口和振兴当地经济,俄罗斯政府推出了“远东赠地运动”。

  这并非俄罗斯首次实行赠地政策。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俄罗斯帝国时任首相彼得·斯托雷平免费赠地的土地改革,成功吸引数百万农民迁移至西伯利亚。研究俄罗斯帝国农民生活的历史学家戴维·穆恩认为,政府此举意在“推动斯拉夫人和农业人口定居边疆地区,以控制这些地区并促进经济发展”。

  “这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兴凯斯基区区长弗拉基米尔·米申科告诉《纽约时报》。不过,《金融时报》提醒,要做西伯利亚人,除了能承受寒冷,还要懂得选一块好地。

  “多少有些吸引力的土地都被占了”

  开了近5小时车,安东·涅霍罗什科夫终于踏上了属于自己的一公顷土地。根据政府颁布的法令,这块免费获得的土地免税5年,5年后业主可以出租、出售或放弃。“今日俄罗斯”新闻网称,这是俄罗斯第一次在远东地区赠送土地。

  27岁的聂霍罗什科夫数日前与地方政府签订契约。他从在线地图上选择了一块看起来有望靠近公路的土地,离中国边境不远。他计划在此开一家商店,吸引中国游客和卡车司机前来购物。

  在兴凯斯基区,聂霍罗什科夫是第七个接受免费土地的人。但在自己的土地上走了几步之后,这位来自东部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年轻商人就仓皇撤退了。地面是湿软的沼泽,他的白色高尔夫球鞋被浸湿了,而且那条所谓的“公路”是几乎没人走的石子路。他向《金融时报》坦承,自己眼下没有任何土地利用计划。

  俄罗斯政府委托民调机构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20%的俄罗斯人愿意为了得到免费土地去东部,超过50%的年轻人对此充满热情。但在可怕的天气和遥远的距离面前,再宏大的希望和计划都可能变得不堪一击。

  在俄罗斯官方媒体的宣传中,远东地区是遍地黄金的机遇之地,但在这里拿到一块理想的土地并不容易。

  据《纽约时报》报道,允许公民查看土地并进行在线申请的政府网站上线后不久就被关闭了,重新开放时最诱人的土地已被抢占一空。知名反腐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尼表示,这可能是官员故意安排的技术故障,好让他们能将最好的土地据为己有。

  米申科也表示,这块地方虽然看起来十分空旷,不过几乎所有土地都有主人了,或者至少有人声称拥有产权。就算申请者能得到政府发放的土地,真正想进行开发必须得到22个行政机关的同意。

  “水资源法、城镇规划法、土地法、边境区域规章、联邦动植物检测局指示、森林管制条例等,全得遵守。”他告诉《纽约时报》。自6月1日起提交申请的460人中,已有390人因没有提供必要信息被拒绝。

  更何况,在米申科看来,想要进行任何有意义的农耕,一开始总需要5000公顷的土地,而这样的土地并不存在,“它们在很久以前就被抢光了”。

  俄罗斯农业咨询公司SovEcon的董事总经理安德雷·西佐夫告诉《金融时报》:“如今,多少有些吸引力的土地都被占了。我严重怀疑在这个项目的框架下会不会有好的土地。”俄罗斯总统国民经济和公共管理学院的经济地理学专家塔季扬娜·米哈伊洛娃认为,根本问题在于,现代俄罗斯已不再是农业经济体了。

  “这不只是为了冒险,也是为了

  拯救俄罗斯”

  站在离家6400多公里的齐脚踝深的沼泽里,尤里·贝加夫仔细检查着脚下这块蚊虫孳生的荒芜土地,这是俄罗斯政府送给开发远东先驱者们的土地。

  “它跟我想象的不一样。”从圣彼得堡跨越7个时区来到这里的贝加夫有些失望地告诉《纽约时报》。

  如何让人们愿意定居在以苦寒著称的远东地区,是让历届俄罗斯政府头疼的问题。苏联时期,劳改营、工业基地和铁路建设曾让这里一度十分热闹,但1991年苏联解体后,居民渐渐离开,人口数从800多万迅速减少到200多万。

  多年来,贝加夫梦想俄罗斯重新拥抱这种开拓者精神,但他承认,许多俄罗斯人渴望在伦敦或巴黎拥有豪宅,而不是在偏僻的沼泽里盖一座简陋的小屋,充满热情地开始新生活。“这年头,人们大多不愿意冒险。”这个浪漫怀旧的哥萨克人说。

  为了“走进祖先曾经殖民的这块土地”,贝加夫发起了一项运动,旨在帮助人们申请免费的土地。他计划找到愿意把自己名下的土地汇聚起来的俄罗斯人,包括养老金领取者、体弱者及其他无法利用这块地但拥有权利的人,以他们的名义集体申请相邻的免费土地,再把分到的地块集中形成大片土地,让少数有冒险精神的人先去开疆辟土。

  “几乎没人想现在就进驻远东地区。”贝加夫承认。从莫斯科坐飞机整整9个小时抵达海参崴后,他开始了土地勘察任务。他戴着传统的哥萨克皮毛帽子,在被暴雨湿透的针叶林和几乎杳无人烟的村庄中开了几个小时车,手里拿着刀和皮鞭,穿行在荒野之间考察政府提供的免费土地,试图鼓励其他人加入这个队伍。

  《金融时报》称,贝加夫积极探索,甚至进入滨海边区最偏远的地区,前往旧礼正教徒与世隔绝的聚居地。他现在希望从旧礼正教徒聚居区招募定居者,预测会有来自拉脱维亚的数百人申请土地,来自玻利维亚的最多可有1500人。

  “我想一切都会水到渠成。”贝加夫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酒店里告诉《纽约时报》,“这不只是为了冒险,也是为了拯救俄罗斯。”

(责任编辑:穆非)

特别策划

经济数据

企业家

哈萨克斯坦资讯

白俄罗斯资讯

中俄之桥

W020160303341755064626.jpg
W020161102321701392222_副本.jpg

联系方式

  • 中俄经贸网
  • 纠错电话:+86(10)81025285